人間國寶 李梅樹

首頁 關於李畫伯 作品線上觀 清水祖師廟 相關聯報導
依年代分類 依出處分類 依作者分類
隨想與迴響
李梅樹的「人體之美」
李景暘|自立早報/當代文化∣1990年9月3日
  一九二O年代,要在台灣,以人體(裸體)做為繪畫的題材,是相當不平凡的一件大事。一九二二年李梅樹畫伯畢業於師範學校,首先被分派至瑞芳公學校服務。因為基隆與瑞芳是當時的軍事要塞,風景的描繪不被准許,所以此段服務時間內,以靜物畫為多。後來轉調三峽,尖山(今之鶯歌)等公學校服務,至一九二八年完成了義務教學的職責,同年十一月廿七日從基隆港搭乘「信濃丸」前往日本,在船上巧遇陳澄波先生……十二月一日抵達東京已是深夜,那要平生第一次看到雪景,心堣Q分興奮,他這樣告訴我的話永不能忘記。東渡日本,目的為投考日本最高藝術學府--「東京美術學校」的考試而準備,當時的東京美校,對台灣、朝鮮前來應試的學生,除了待以殖民地的眼光外,在錄取的標準上,甚至要求超過日本人的水準,稱為特別學生,這證明了日本統治台灣五十年的半個世紀中,為什麼台灣籍學生只有十九位畢業於東京美校的原因了。

  美校的入學考試,只有素描一科,李畫伯以堅定的決心和持續之努力,每天上午八點到十二點在川端畫學校學素描,下午一點到五點移到新宿的同舟舍內練習素描,晚上六點到十點在本鄉繪畫研究所再修素描,亦買了一尊維納斯頭像在宿舍,直畫到半夜兩點才睡覺,這樣硬拚了三個多月,所以在這期間的素描,遺留多達百餘件,也可為當時不懈的學習精神作個證明了。

  一九二九年三月,李畫伯以唯一特別考生被錄取的台灣籍學生。入學後一年級隨長原孝太郎老師習畫,二年級隨小林萬吾老師學人體素描,此時是生平第一次接觸人體模特兒。三、四、五年級則由岡田三郎助老師指導油畫,因為岡田三郎助老師是日本公費留法國的,是雷諾爾(Re-noir Auguste 1841-1919)的學生,所以在其教導下,畫風頗有幾分相似。而在三年級升四年級時,為岡田三郎助老師評為全班之冠,得九十三分外,並且獲得岡田三郎助老師親自頒送的自畫像一幅。

  李梅樹紀念館本季的展出,從李畫伯在公學校三年級所畫的水墨「少女出浴」及東京美校時的粉彩、素描、油畫等卅四幅人體作品。由於畫面明暗的變化、畫伯掌握住人體的動感,可體現重視人、尊重人、肯定人的力量和美。色彩自然的調合,除強調出東方女性溫柔嫵媚的一面外,更表達出畫伯對人體完美的禮讚。

  李畫伯一生忠於藝術,始終未曾動搖過自己的理想,秉持著一貫的精神與執著、堅定自己喜好的寫實來創造風格,這也說明了他每一幅的創作,都是由其內心深處的淨化,達到至高境界的表現。(作者為李梅樹長子)

回前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