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間國寶 李梅樹

首頁 關於李畫伯 作品線上觀 清水祖師廟 相關聯報導
依年代分類 依出處分類 依作者分類
八十初渡・勤奮依舊
李梅樹的藝術人生
八十歲生日前夕,油畫家李梅樹信心十足的說,
他的畫筆不會停止,三十多年來監督三峽祖師廟的藝術工作還要繼續。
陳長華、朱立熙|聯合報∣1981年3月13日
  李梅樹從事油畫創作六十年,其中有三十五年的時間,身兼三峽祖師廟重建的監督工作。在第八十個人生的開始,他信心十足的說,祖師廟百分之二十未完成的工程,起碼還要花費他五年的心血;至於他的畫筆,一生都要堅持。

  『我李梅樹在生只要每天有蕃薯、清粥充飢就夠了。榮華富貴不求,但是對藝術,我百分之百挑剔。一件藝術如果不能先感動自己,如何能感動別人?』

  訪問在他的畫室進行。二十多坪開敞的空間,牆上和地板上堆滿了作品和畫具。『我從來不過生日。八十嘛,孩子說是大生日,我已經拿兩萬塊捐助貧民,十萬塊獻給三峽祖師廟,補充重建的經費。生日就和家族吃吃麵綫。我這個人一向不愛熱鬧,不做公共關係,不應酬達官顯要,最不喜歡宣傳!』

  數十年創作生涯,他認為苦樂兼有:『表現不出來時候的苦處,好比女人分娩;一旦能夠暢所欲言,快樂如神仙。』

  以李梅樹的名氣和成就,加上現在國內繪畫的購買力,他的作品絕對有市場;但是二十二年來他沒有舉行過個展。多少畫廊的主持人,費盡唇舌也不能說動他展出。大多數的作品都自己保留,包括四十多年前他在三峽老家所畫的一百多張小品,總數無以估計。

  和李教授結婚將近六十年,生下三子五女的老太太笑咪咪的在旁說:『連小外孫都知道有阿公「李梅樹」簽名三個字的畫,摸一小張出去就可以賣錢,伊就是捨不得賣畫,有好多畫也不簽名!』

  『畫得不滿意怎麼可以簽名?』李梅樹嚴肅說,他不開展覽,一方面也是怕搬畫麻煩;不過講起賣畫,事實上是捨不得。他反問:『你捨得把你女兒賣掉嗎?我常常這樣想:我用那麼多的心血完成的一張畫,雖然可以換來不少錢;但是畫一旦賣出去,天涯流落,永遠不得相見。換來的錢很容易也花掉,實在沒有必要賣畫。』

  李梅樹生在三峽一個殷商家庭。因為父親喜歡音樂,他起小能唱能彈琴,住家附近祖師廟的畫樑雕棟,影響他後來嚮往美術的心情。民國七年,他考入當時的「國語學校」師範科以後,和已故畫家廖繼春等同學,接受藝術教育。

  『我年輕的時候對於「形狀」就很有把握。記得在國語學校的一次學藝會中,我和幾位同學合作一幅油畫,就是我打草稿。哈,哈,我畫的是三峽祖師廟印象。』

  李梅樹對於美術一片熱情,但他的父親希望他往政治方面發展。國語學校畢業後,只有暫任教職,利用課餘作畫,六年當中,他參加日本畫家石川欽一郎主持的暑期美術講習會,作品先後兩次入選「台展」,才取得家人諒解,前往日本東京美術學校深造。

  早年李梅樹所獲得的榮譽,還包括民國二十三年以「切蕃薯女人」,為台北市政府購藏、民國二十四年因「休息之女」,得到「台展」特選、民國二十八年以「紅衣」入選日本美術審查最高地位的「帝展」等。

  李梅樹一向堅持自然寫實的風格,不取巧、不趕時髦,用準確的形態、充分的明暗安排和豐富的色彩,描寫他身邊所發生、眼睛所看到的鄉土景物人像。他說:『我知道有人喜歡我的畫,也有人批評我;但是我絕對不是閉守門戶。我一切是以我感動的題材出發。』

  油畫是李梅樹第二生命;他的另一件藝術傑作是三峽祖師廟的重建工作。這一座建立於清乾隆年間的廟宇,三次毀於地震和烽火。民國卅四年,担任三峽代理街長的李梅樹,接收日本人準備建神社的一批槐木,存放祖師廟;兩年後,當地鄉紳推舉他負責重修祖師廟,他以一藝術家的要求,重新規劃一石一木,沒想到一做就是三十多年。

  『做事情絕對不能馬虎,除非不做!當初我指揮那些工人,曾經把他們罵哭呢,我的眼睛比尺量還要準。兩邊同樣堆八塊磚,我一眼看出來有一邊高一寸,他們不信,拿尺量,果然不錯,以前,工人也不服我,認為我這個畫畫的,對木石工外行。有一天,我發現門前的石獅不合我意,就拿起刀子在帳篷埵菑v敲,他們看了再也沒話說了。』

  祖師廟重建的木雕石刻都出自一流工匠之手,施工前的草圖都經過李梅樹審查。他把這一座當做一件龐大的藝術品,他的看法是:我們總要留一些東西給子孫,讓他們知道先人的耐心和精神。

  這一座廟重建的經費都是外人捐獻的。幾年前經費不足,李梅樹只好帶領廟堛獄w經團到中南部化緣。這位資深的油畫家笑著說,三峽當地人都覺得奇怪,怎麼重建一座廟三十多年還不能完成,這都是藝術工作者的性格啊,追求完美!

  談到建廟的耐心,李教授說,光復那年他為了學國語也是這樣全力以赴。他買了一本字典,把自己關在閣樓堥洧洛|個月,中餐、晚餐全是太太送上樓,到了夜堥滮T點才下樓睡覺。四個月下來,能聽能說。以後做三屆的台北縣議員、在中國文化大學、師範大學和國立藝專任教,他的國語全派用場;但是很少人知道他當年從ㄅㄆㄇㄈ開始苦學的經過呢。

  『人生的際遇很難說。如果第二次世界大戰沒有發生,我現在可能在巴黎呢,我年輕最大的夢想是到歐洲研究美術。』八十生日,李梅樹許下三個願望,除了畫筆不斷、祖師廟重建早早完成,另一個就是實現到巴黎的願望。

回前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