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間國寶 李梅樹

首頁 關於李畫伯 作品線上觀 清水祖師廟 相關聯報導
依年代分類 依出處分類 依作者分類
油畫的消失與重生
塵封半世紀國寶 修復師起死回生
江慧真|中國時報/民國101年消失與重生∣2012年9月2日
  二○一○年九月,一通來自總統府的電話,嚇壞了正在清潔畫布的郭江宋,抓起相機他直奔總統府。因為,一件被塵封在國家倉庫長達半世紀的國寶,正面臨消失的命運,就等他能否起死回生。

  一九九三年,郭江宋花了七年時間,從西班牙馬德里COMPLUTENSE大學藝術學院取得繪畫碩士學位和修復保存證書,至今仍是國內極少數獲得認證的油畫修復師。總統府的求救電話,是前秘書長廖了以視察三峽橫溪庫房時,突然踢到一卷帆布物,赫然發現,「怎麼有一幅油畫?」

  郭江宋進了總統府,廖了以直說辦公室太小,把他推到外面迴廊。府內員工搬出捲軸,一面拿著文鎮,一面生硬攤開,這幅縱達二一八公分、橫為二九○公分的油畫出現眼前時,郭江宋回憶,「我整個傻眼,畫面凹凸不平、顏料龜裂剝落,就連畫布都沒了邊,簡直糟透了!」

 總統府委託搶救國寶級名畫

  時光拉回一九六○年,蔣介石就任第三任總統,當時的中國美術協會籌辦「巨畫獻巨人」活動,找來七位兩岸知名畫家馬白水、劉獅、李梅樹、李石樵、呂基正、楊三郎、廖繼春到玉山實地寫生一周,共同創作《高山仰止》油畫,獻給蔣介石慶祝就職。不料,這畫「進貢」之後從此不見天日。

  儘管修復經驗豐富,郭江宋還是頭痛不已,油畫收藏最忌諱捲藏,此巨作由三塊畫布所車縫,光是畫布轉移這道手續就很費工,「為趕上建國百年活動,工作室不眠不休加班了一個半月,七位畫家師承各異,天際、山峰、雲海、群樹要怎麼融和,確實是修復一大挑戰,還好我已熟悉這些畫家的筆觸,這邊的天空是楊三郎畫的,那堛甄鉞妞O呂基正的氣味……終於達成這個歷史使命!」

  油畫重生的那天,郭江宋把工作室整面鋁門全拆了,找來八個彪形大漢,把油畫吊下一樓,再帶著親手釘好的手工外框,到總統府會客室虹廳現場裝框掛起,「從事油畫修復廿年,這是畫布移植最大、時間壓力最大的一件作品!」

 台灣驚見雷諾瓦真跡

  其實,郭江宋的手,還碰觸過世界級法國印象派大師雷諾瓦的真跡。他回憶,台灣收藏家臥虎藏龍,工作室成立初期,有位知名收藏家邀他到辦公室,請他清潔保養畫作;對方拿出一個○○七皮箱,打開竟然是高達天價的雷諾瓦裸女系列,藏家沒有懸掛起來欣賞,用意在於保值,「萬一要逃難,提了就走,全家生活費就全靠它!」

  郭江宋技術高超,滿腔熱情,卻曾一腳踩到了國內藝術品拍賣制度未臻完善的大地雷,黑道甚至上門威脅。有一回,他受委託修復一幅美術館認可且多次轉手賣出的名畫,但執行第一步驟清洗時,畫家的簽名被洗掉了,浮出另一個不見經傳的簽名。他急忙通報藏家此作品被「移花接木」了,竟意外引爆一場畫市的追殺,「真假畫的鑑定就像法官,不是判生就是判死,一旦判定假畫,就馬上一文不值。」

  郭江宋因此反省,「油畫修復師並非鑑定師,我應忠於本行,只看畫的狀況好壞,修或不修,不該跨過那條線!」話雖如此,懷抱著繪畫的熱愛及藏家的信任,郭江宋不免還是會迂迴提醒,「不要再丟太多的錢修復,有機會就賣掉吧。」

 曾修復超過三千幅畫

  一九九四年起至今,經郭江宋修復而重生的作品,總計超過三千幅,包括陳澄波、廖繼春、李梅樹、李石樵、楊三郎、顏水龍、郭柏川、呂基正、金潤作、劉啟祥、陳慧坤、廖德政和常玉等作品,也受歷史博物館、國美館、奇美、朱銘等美術館,及蘇富比、羅芙奧等拍賣公司和畫廊委託,甚至也曾搶救某知名法國野獸派作品。

  法國橘園美術館曾來台展覽,有一天,展館緊急找上郭江宋,指一幅巨作上黏了一張紙,請他去拔下來。郭江宋到場一瞧,「萬萬不可,那是顏料塊啊!」懸在半空中的顏料眼見就快掉下來,郭江宋以西班牙文寫好修復報告,再附上學歷和證書,館方傳真到法國,法方才同意授權,讓郭江宋把畫拆下來修復,火速趕上幾個小時後的開展。

  郭江宋期許政府和藝術界,重視油畫的專業修復和認證制度。修復師的養成非常重要,「好的藝術品,一旦修復錯誤,比不修復更糟!」放眼歐美,除有教育學術單位訓練人才,市場有成熟修復和鑑定的機制,更有古蹟修復的立法,加上藝術品的履歷要求,偉大的油畫,才能透過修復保養,在世人眼前歷久不衰。


修復油畫得按部就班
郭江宋花七年 「修」成正果
  「剛回國時,看到台灣還用蠟修復油畫,我好震驚!」走進工作室,牆上掛著小鐵鎚、釘槍、刷子,工作架上擺著熨斗、剪刀和電鋸,四周放滿了畫架、畫作、顏料和溶劑,郭江宋正在忙著修復台灣知名畫家李梅樹的作品《編織》,九月將在國北師展覽。

  一九九三年,西班牙馬德里COMPLUTENSE大學藝術學院的教室裡,郭江宋在三十多個學生中雀屏中選。老牌教授挑上郭江宋,「你術科表現很優秀,暑假一起和我去挑戰數百年藝術品吧!」就這樣,郭江宋獲得難得的工作經驗,前往馬德里近郊HOTEZUELA DE OCEN教堂。

  這座八百年歷史的羅馬式教堂,郭江宋和同學一起負責修復高達兩、三層樓的屏風,教堂裡有壁畫、雕刻、金箔、彩繪,那是一場藝術的見證和洗禮,「我負責清洗耶穌像和貼金箔,整整修了十幾天,教授邊帶領邊放手讓我們做,讓我獲益良多。」

  西班牙高度重視文化資產和古蹟保存,修復研究中心的設立已超過半世紀,想要「修成正果」,必須具備繪畫基礎、熟知歐洲美術史及宗教,並研讀物理化學,熟悉顏料、溶劑特性等。教授給的第一個功課,是背誦修復流程表,也就是哪隻手拿刀、哪隻手拿黏合劑,畫布翻轉多少度,通通得「照本宣科」;然後從戳破的海報開始練習,光這道功夫,他整整戳了一年的海報。從背書到修復教堂、拿到碩士文憑和修復證書,郭江宋花了整整七年時間才正式出師。

  郭江宋分析,最棘手的有三大情形:一是錯誤修復,前面已採錯誤方式,畫作將永劫不復。損害的畫再亂修亂洗,導致色調改變面目全非,離原畫愈來愈遠。十幾年前他發現,國內修復師竟然還使用「蠟」,甚至拿「汽車批土」來修油畫,但歐洲早在八○年代發現蠟對畫布滲透傷害太大而禁用,「但我從美術館拿回來的很多作品卻還是如此!」

  其次,油畫收藏最怕捲藏,就像總統府的《高山仰止》修復過程,經捲壓後顏料脆化龜裂、畫布纖維也會受傷,再攤開拉平後則是二度傷害。第三則是泡水畫,泡了水的畫就像「畫癌」,今天修完不知道明天何時還會再壞,收到這種畫,郭江宋通常會直言「很快還會再出問題!」


《時光膠囊》
畫家土法煉鋼 用麻布袋當畫紙
  油畫最早源於歐洲,由荷蘭人在十五世紀發明。油畫顏料乾後不變色的特性,呈現出生動立體而寫實的色彩,適合大型史詩般的巨作,成為西方繪畫史和壁畫的主體繪畫方式。台灣油畫作品可回顧到一九二六年,本土知名畫家陳澄波在日本「帝國美術展覽會」中,以《嘉義街外》作品初啼試聲入選,首次以西畫跨進日本官展門檻。

  從收藏角度而言,只要畫布和顏料對了,油畫的保存品質往往得到大半的保證。和西方六百年油畫歷史相比,台灣油畫流傳至今,僅短短七、八十年壽命,作品狀況理應較好,卻因「先天不足」和「後天失調」,導致油畫的毀損。

  早年物質匱乏,畫家往往「土法煉鋼」,常從生活中取材,最常見者有麻布袋、米袋、馬糞紙、麵粉袋等簡陋材料。例如李梅樹常用家裡米倉的米袋,廖繼春選麵粉袋,郭柏川常用宣紙,常玉挑選纖維板,洪通則喜歡用廣告顏料和蠟筆,天馬行空在色紙上創作,這些非傳統的取材和習慣,對修復帶來大的挑戰與變數。而台灣島嶼住家環境的溫度、濕度、光線等因素,加上地震、颱風、水災頻繁等後天失調,也成油畫保存的主要殺手。

回前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