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間國寶 李梅樹

首頁 關於李畫伯 作品線上觀 清水祖師廟 相關聯報導
依年代分類 依出處分類 依作者分類
風華再現三角湧
王晴玲、陳忠峰|公共電視/我們的島375集∣2006年10月16日
  三峽,一個位在台北盆地西南隅,人口不到十萬人的鄉鎮,目前是建商大力開發造鎮的熱門區域。但三峽的過去,並非像等待開發的土地一般空白,深入了解三峽的歷史,它過去是北台灣水運貿易的重要樞紐,曾經有過輝煌的一頁歷史。

  三峽舊名三角湧,「湧」就是起浪的意思,由於大漢溪、三峽溪、橫溪,三條河川匯集水利豐沛,明末清初渡海來台的漢人,沿著淡水河、大漢溪來此開墾。染布、樟腦、茶葉是三峽主要物產,加上河運貿易發達,三峽最熱鬧的三角湧街,就沿著河邊發展起來。1895年,日本人佔領台灣來到三峽後,遭受當地居民激烈的反抗,日本人為了報復,放火焚街。1916年,日人引進現代建築的觀念,建設八米的商店街-民權街,也就是如今所稱的三峽老街,改變了三峽的區域發展。當時街道兩旁商店林立,像是染坊、製材所、茶行,車水馬龍相當熱鬧。其中尤其以藍染的染坊最為出名,甚至包括秀才都在街上開設了陳琲甯V坊、林元吉染坊,可見當時藍染的盛況。

  日治中期,三峽老街因為陸運開通,大漢溪水運沒落,著名店舖紛紛遷離,地方經濟跟著蕭條。如果說三峽的沒落是商業遠離的結果,老街的頹圮則成了歷史蒼涼的宿命。200多公尺長的老街,有100多座風格不同的老街屋,但房子舊了、居民逐漸搬離,風吹雨淋下的房子成了危險建築。老街存廢與否,也成為爭議的問題。

  都市計畫規劃中,老街被設計為住宅區和15公尺寬的道路用地,並且在1988年完成道路徵收,此時民間搶救老街的呼聲漸起。1998年,在當時擔任行政院副院長的劉兆玄以及文建會主委林澄枝、立法委員范巽綠、朱惠良支持下,促成將三峽老街列為「具紀念性或藝術價值應予保存的建築物」,並且由政府補助三億元,交由專業團隊進行老街的重整工作。

  負責修復三峽老街的工作團隊,面對的不只是建築上的評估,更有活化歷史的責任。考據每一棟建築的特色、了解屋子內主人的故事,就成了修復三峽老街的第一個重點。三峽老街的立面,充滿東西合壁的風情,就像是把中國傳統的建築,加上歐洲的古典建築語言,譜寫出三峽老街的特殊時空故事。

  老街的美,在於它的歷史感;在於它的歲月淬煉下散發的古樸氣質。修復團隊在材料上,力求仿照當時的建材,工法上求舊不求新,不論外觀、裝飾、招牌,每一個小細節都不輕忽地回復每一間房子的特色。文化工作者陳盛良,從一張張的歷史照片與文獻回顧,加上與地方耆老訪談,勾勒出屬於三峽老街的器物、設備。也由於堅持純手工、古法打造,意外地發掘出許多即將失傳的珍貴技術。

  老街建物修復還有一個重大考驗。聚落保存希望以居民為主體,未來居民仍將在老房子內生活,安全性的顧慮需要建築智慧去解決。建築團隊以所謂「三明治式」的工法,讓老房子外表保持原樣,內部卻加了現代的結構,來確保安全無虞。

  老街修復完成後,將成為活化的歷史保存聚落。不同於古蹟徵收、博物館式的陳列方式,老街未來可以有多元的樣貌呈現。三峽老街的整修已經進入最後階段,今年12月就將全面完工,它是台灣第一個活化的聚落保存,一個現代與傳統交疊、都市進步與文化保存的美好典範。三角湧的故事還沒有落幕,褪去滄桑的面貌,風華再起的三角湧,等待下一代接棒,繼續寫下在地的傳奇。


製作緣由:
  環境的保護,除了自然環境外,人文環境也是需要關注的面向。三峽老街經歷三級古蹟指定、古蹟解除,保存過程中面臨居民強烈抗爭,到最後能夠透過靈活的思維,由政府補助經費,維持私產權的歷史聚落保存方式,留下三峽老街。這過程與投入的心血,是台灣文化環境保存的重要里程碑。

採訪側記:
  「清水祖師廟」是三峽人信仰的中心,李梅樹老師花了半生精力,投入祖師廟的興建,造就了祖師廟如今無與倫比的藝術地位。三峽老街和祖師廟關係密切,也是當初李梅樹老師念念不忘的。承襲李梅樹的執著精神,幾乎所有投入的匠師都懷抱著虔誠的使命感參與老街再造。保存下民權老街這歷史聚落,也留下台灣工藝的根。

回前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