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間國寶 李梅樹

首頁 關於李畫伯 作品線上觀 清水祖師廟 相關聯報導
依年代分類 依出處分類 依作者分類
藝術台灣
台藝大五十週年慶特寫
黃光男|聯合報/聯合副刊∣2005年10月27日
  半個世紀,新蕊結果,窗月對唱,從年輕到壯年,從活脫到華髮,守住魂魄,引導人情,台藝大的校友雲光相加,聚成明亮,照耀瀛州,藝壇現彩虹,有如雨後青天……

  已記不清那時候幾歲?只有一種印象,在殘月中無法入眠,張眼看著天空星斗閃爍。一股涼意直沁心頭,只好「立多時,看黃昏,燈火市」,幾屋亮光,好個沉靜的夜晚。

  這種情境,雖然不是虛幻,對於繁華的市區,除了大年初一外,是無法前往探知的,加上三餐半飢半餓,跪地呼天,就更有所感應了。不是造作,而是不知不覺有個心願,立志當畫家,而且折蘆為筆,平沙為紙,塗上個心中形象,或在大貝湖水邊,堆起一個沙人,雖然怕被父親責罵,不做工還招搖,但仍感覺有些個自鳴得意。

  稍長,在初中承受較多的知識,知道「美育可以代替宗教,或代替道德教育」的說法,便加強了日後學畫的動機,雖然也知道藝術不能當飯吃,或有人提倡「藝術救國」口號,雖令人迷惘,但就是一頭栽進去。我要為藝術投下一生,真是個「古屋寒窗底,聽幾片,井桐飛墜」的靜寂,誰能理解,那是註定寒窗沉吟的生活,竟然是奉獻藝術工作炙熱的燈心,引燃那熊熊之光。

  過了沉沉歲月,在師範畢業參觀時,來到台灣藝專訪問,看到平房數間,似哥德式又像巴洛克狀的教室,油然昇起一份敬仰心情,望望滿室畫具,或未完成的畫作,以及聽到練琴房的音樂旋律,頓時有股崇高的美感昇起。走到溪旁飄來青草芳香,牛群對望,習畫速寫,專注的學生急筆留影,好個瀟灑的世界。從此夢裡有景,決意投入藝術創作的世界。

{2}

  幾年之後,帶著興奮又期待的心情,進到藝專校園。

  「素肌應怯餘寒,艷陽佔立青蕪地」,看到同學生澀中帶著幾分熱情,親炙從未謀面的知名教授,是有幾分興奮顫抖的場景。美術科的傳狷夫、陳敬輝,或金勘伯,以及李梅樹、洪瑞麟、廖德政、劉煜、施翠峰教授,還有楊三郎、李澤藩、楊英風等等教授,他們是台灣藝壇的精英,也是藝術台灣的推手,當然如史惟亮、蕭茲、申學庸等名家,則是另一領域的樂壇導師,還有其他科系的教授們,樊川照日,敞開藝術大門,領著莘莘學子前叩藝術創作大門,傳薪於樓台。

  這地校景,青草蔽天,地勢低窪,正是大漢溪支流所湧現的浮州,故地名為板橋浮洲里,充滿著很多偶然的遇合,包括在這裡建校的機緣,當年的教育部長張其昀部長,基於文化復興、美育救國的心志,一口氣在藝術文化的軟硬建設上,有重大的建設。初名為國立台灣藝術學校,就在這裡開啟藝術事業大門。

  從此「念月榭攜手,露橋聞笛」,得國內外藝術菁英教授、校長的參與,如今已九七高齡的張龍延校長曾說:師生均為藝壇一時之選,為藝術工作建造千秋事業。然而沉思前事,似夢境的校園,遇水則淹,一層樓高的水患,漫過操場,浮起琴架,毀傷畫作,而那印刷、廣電的機房,還有屹立不動的石雕銅鑄等等,等不及水漬退去,早已在絲絲柳絮中躲藏,而這個浩劫,不只一次次在煙塵重現,藤田梓教授回憶著鄧昌國校長,背著麵包涉水過橋的驚險鏡頭,為的是學生是否安全,校園可安在?至今歷歷在目。那不是樂章,而是風雨加身。

  這個場景,是宿命嗎?還是藝術工作者遭遇的必然?眼望著滿目瘡痍的校園,真個是「秋陰時晴漸向暝,變一庭凄冷」的心情啊!好在人志向遠,藝境在心,非拼個五彩十光的畫境,或高亢低吟的曲調共鳴,又如何向這個社會交代。

  藝者恆藝,不論是文字的敏感,彩色的調配,或影劇的表演,它所蘊含的創作基因,深邃入髓,作為舊伴新意的動力,沒有原由,也不計較得失,誰知我,對著不悔的選擇,除了師長的才華感染外,同學相顧相扶,儘管在孤影隻身的窄路上,或是庭苑靜寂,沒有人會與之比對窮困的層級,有的只有望待紫雲東來,西園留話的滿月。是個千難萬苦後的甘甜,藝術嗎?新境築成舊影留的喜悅。

  板橋藝專,歷經風雨吹拂,社會變易,遠的是藝術專業的獨占,是藝術家的孕育之地,有多少風情在此飄香,有多少雄心壯志踏著月影前進半暝燈光伴琴聲,雖然醒人清夢,卻望著藝術星點發光。不知早年「洙泗上,弦歌地」師生共築藝術創作的美夢,是香醇帶澀,還是苦澀有美。

  猶記校歌中有「唯真,唯善,唯美」,不論是畢達哥拉斯的真,或是柏拉圖的善,還是叔本華的美;或是荀子的真,老莊的善,或孔孟的美。它總是在校隅有不同的表現。落日牛羊下,晨曦歸鳥時是景;夜半啼鶯,月光灑地是境;在此地工作的藝術家不論是師長或同學,頂著烈日,抵住霜風,在千錘百鍊中,探索藝術新境,植入創意。

  半個世紀了,藝校(44年)、藝專(49年)、藝院(83年)、藝大(90年),台灣藝術大學在蛻變,在轉換,也在貢獻。為了文化的傳承,為了藝術的生活,也詮釋美學的意義在不同的時段,均沛然成章,展開無限的張力,以生活美學為主題,譜成藝術台灣的曲調,展現藝術台灣的美感生活,包括了傳統的典雅風格,當代的現代性風尚,還有屬於科技的製作,成為文化產業的原生地。她著上美學的衣裳,飄飄然降臨人間;她款款上路,走進台灣藝術大門,視覺的、表演的、音樂的或產品應用,巧兮妙兮,渺渺喚人喜的,同時是給台灣教育奉上優質的藝術貢獻。

{3}

  談起話來,隔個時間的連續,加入主觀意志的客體陳述的方式,常被誤為說話顛三倒四,但是對於台藝大的師生來說,卻是明澈不過的穿透性力量,它是「風柔日薄春猶早,夾衫乍著心情好」的寫照。事實上,有一丁點距離不是更美嗎?不論早期的學長,或是進入廿一世紀的學弟妹,在八大藝術的行列裡,所衍生各科系、院所,已經無法釐清哪一項的哪一項,是文學、美術,還是美術設計,是電影、戲劇,還是多媒體藝術,是廣播電視,還是傳播藝術,還有造形的古蹟修護,或雕塑,是水墨畫還是西洋畫,至於與生活有關的產品藝術,不正是當下文化產業的政策待執行;當音樂、舞蹈加入了劇場時,整個學校活潑了;當多媒體、網路開啟時,無遠弗屆的科技藝術又是如何呢?

  堅定心志,做為人類心靈工程師、藝術家都有自己的美學根據,在哲思與情感中,記得陳澄雄校友的故事,要學生廣修音樂外的文學作品;而馬水龍校友再三叮嚀,寄音樂旋律的美妙,在自己的執著上修練;朱宗慶校友則以不屈不撓的精神,開拓節奏音樂,震動寰宇;徐家駒校友、簡文彬校友揚名國際的成就深受尊敬;樊曼儂校友一向熱心於推展文藝活動,造就無數的藝術工作者,音樂界尚有無數的傑出校友在為樂壇效力。

  若再舉台灣藝壇中的領導者,如媒體傑出工作者簡志信、戴晨志、愛亞、巴戈、馬國光等校友,不但有令人感動的成就,亦為台灣社會提供美的心靈饗宴;至於揚名國際的大導演:侯孝賢、李安、王童、丁善璽等校友,加上傑出的名角吳桓、劉明、歸亞蕾、魏海敏、朱陸豪、王海波等等學長,所構成的台灣表演事業,更是令人羨慕;即如以視覺藝術工作的佼佼者,楊識宏、陳景亮、賴武雄、陳世明、蘇峰男、陳陽春、劉文三等等校友,不但是台灣繪畫藝壇的主導者,亦為藝術教育開創新視野;另在雕塑界有成者如何痗砥B張子隆、郭清治、李光裕、詹繆淼、許禮憲等校友,不但是國內公共藝術的締造者,也是創作者;至於黃永松、李敦朗、蔡爾平、王明川等校友跨行,但仍以藝術產業影響文化生態的正面發展,更是功不可沒。並且有校友直接參予社會實業工作者,如李友吉、林壽山、陳拓雄、陳吉慶、藍姿寬、陳光陸、郭承豐、陳昭南等,他們的成就,足為社會楷模。(未及所有名家)

  除上述諸校友的成績,為台灣藝術締造新紀元,尚有更多的校友(畢業生有三萬多人)投入藝術行列的,如教授、教師的總數,不及統計,另自行創作者,並在培育基礎藝術教育更比比皆是,不論他們從事表演的舞蹈、戲曲、劇場、電影、媒體、美工設計、繪畫、或建築設計,電腦多媒體的科技藝術,所構成的藝術網路,可以說是維護台灣藝術生活的尖兵,也是注入社會道德與美感的工作者。在鄉野、街坊、城鎮、大都會都可尋覓他們默默地付出。半個世紀,新蕊結果,窗月對唱,從年輕到壯年,從活脫到華髮,守住魂魄,引導人情,台藝大的校友雲光相加,聚成明亮,照耀瀛州,藝壇現彩虹,有如雨後青天。

{4}

  正值五十年的校慶,全校師生以歡欣鼓舞的心情,迎接這個燦爛日子。正是「山繞平湖波撼城,湖光倒影浸山青」的寫照。台藝大在板橋建校,地處浮州里,又近觀音山脈旁。早年水患連連,卻也是浪漫溫馨,那一畦田野與晨曦對映,襯托出一片自然的寧靜,正好是藝術家追求自由心性的環境。哪怕水淹學堂,或斷炊數日,就如古人所說餓其體膚、空乏其身的道理一樣,藝術的種子依偎在肥沃的土地上。

  包括環境的克服,精英藝術家投入教學的行列,以及來自全國的藝術追求者,除了興趣的指引,天才在每個學生的秉賦上,沒有人嫌苦,只有要求自己才藝雙全。每個人都懷著雲深浪高的艱辛挑戰,不僅是老師的任勞任怨,同學相扶提攜的無私,是台藝大之所以成為大器的原因。

  於是滿園花朵,為了大眾生活美感,開啟藝術大地,不僅使社會各處充滿了高品藝術的光影,也厚植了文化品種的開端,在建築界、出版界、印刷界,媒體、美術、美工、舞蹈、電影、戲劇、雕塑等等項目人才輩出。同時也培育了無數的藝術領導人才,使各地的城鄉,都看見台藝大校友服務過的成績,也顯現出五十年來台藝大與社會互動的力量。

  若說藝術是陶冶心靈的媒介,那麼台藝大師生的努力,提升了大眾心靈的優雅。若美育可以代替道德、宗教,台藝大在藝術界的奮鬥,事實上深入大眾生活的核心,不論是外相的美觀,或心性的詩情,平衡生活的顛簸。至若「藝術救國」論,在藝術產業的發展,在創意的開發,台藝大人在外在環境提供美的因素,作為建造新意象的資源,在內在心靈上提供價值美的營養。由物而人而美,台藝人五十年來的披荊斬棘,植樹澆花,台灣藝術發軔從此茁壯。在城鄉、在國際、在未來,藝術創意,傳承無限,應用科技,實現生活美學,更趨大眾的心靈與生活。台藝大師生細尋大路,迎向藝術朝陽,開啟幸福大門。

  於是頌詞:

  大漢溪水浮州情

  觀音山嶺板橋城

  藝術大學殿堂裡

  道德仁藝歲月增

  是真是善是美是長春

  如山阜之高 如日月之恆

  奮勵在創意 藝術在心靈

  追求卓越永昌明

回前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