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間國寶 李梅樹

首頁 關於李畫伯 作品線上觀 清水祖師廟 相關聯報導
依年代分類 依出處分類 依作者分類
訪李梅樹參子--李景文
李梅樹的奉獻精神
翁慧菁|出處待查∣年月待查
 紀念館的成立--「紀念一個人就要在他的故鄉」

  距離李梅樹逝世近17年後的今日,三峽的景致跟畫家筆下的景色不再相同。來到三峽,我們要很仔細的觀看,才能分辨出哪一方景色曾出現於畫家的畫布上,從李梅樹第一次執起畫筆畫出三峽至今數十年間,三峽隨著時間流逝改變了!但不變的是--李梅樹仍在三峽。

  「紀念一個人就要在他的故鄉,無形中回饋他的故鄉,而不是只圖利於美術館或祖師廟。」

  李梅樹的參子李景文提到成立紀念館之初,選擇地點時的心情,如是的說道:

  「在李家三兄弟準備建立紀立館時,有些人建議他們將紀念館設在和平東路師大附近,因為那裡學生多,會有比較多人來看畫。選擇三峽,在別人看來無疑是不智的。」

  「如果你對這些畫很有興趣,即使這畫在歐洲、在美國你還是會不遠千里前去觀賞。而如果你對它一點也不在意,即便它們在你家隔壁,你也只是走過而已。」

  仔細探求李梅樹及其家族的個性,不難瞭解他們將紀念館設在三峽的用意,李梅樹對三峽有著強烈的責任感,「他生長在三峽,有責任帶動三峽的美術氣氛。」李景文深深地說道。

  大半輩子待在三峽,當過三峽的代理街長(等同現今的鄉長) ,為三峽的信仰中心--祖師廟,盡心付出了三十幾年的光陰,而後抱著祖師廟未能完成的遺憾而終。三峽對於李梅樹、李梅樹對於三峽,是不能分割的。

  「其實父親生前就有其建紀念館的念頭,我們也曾經跟他看了很多地方,但怎麼看就是不好。他是藝術家,追求的是完美,所以很難找到一個符合他心意的地方。另一方面也因為祖師廟還沒完成,他不敢做自己的事,而且那時經濟也不充裕,沒有足夠的經費蓋紀念館。所以在他生前,紀念館並沒有成立。」

  紀念館一直要等到民國79年預備館的成立才開始推動,從預備館到紀念館成立李氏家族花了六、七千萬逐步的為建構紀念館而努力。這當中的心血不是金錢所能估量的,想想李梅樹所留下那些一幅幅在市場上搶手的畫作,兄弟之間沒有人鬧著要賣畫,實屬難人可貴了。

  「我們捨不得賣父親的畫,賣了就是賣掉父親的心跟血。」

  把那些畫賣了,他們是可以過著富豪的生活!但是他們卻沒有,他們為著能完整保存父親畫作而努力著,為著能延續父親回饋鄉里的希望努力著。

 「紀念館不是用來歌功誦德的,重點是它的教育功能」

  一個年輕的媽媽牽著一個手中拿著類似考卷單子的小女孩走過來,請教李先生一些問題:「祖師廟的問題啊?喔!是有關柱珠的啊?柱珠堣偵繵坁奕ㄕ部A祖師廟是石頭做的動物園。」他用著和藹的語氣跟著小女孩解釋著,小女孩手中拿著的不是考卷,而是一種稱為學習單的東西。學校老師給他們指派的作業,讓他們來紀念館參觀、填學習單裡的問題,同時也來看看袓師廟、看看畫,而父母當然也順便上了一堂美術課或是鄉土教育課 ( 因為父母要幫小孩找答案! ) 如果沒有學校的作業,他們現在可能是在家看電視或是東區的某家百貨公司吧!

  紀念館非常強調導覽的重要性,幾乎每一個到紀念館的人都會被招呼,非常親切。跟我們一般去逛美術館的情形差異很大,尤其當解說人員是畫家的親人時,那種親切感是租語言導覽所無法相比的。

  「我本來是學商的,所以我們這些兄弟為了做導覽看了不少書,還請一些評論家來教我們看畫,畢竟我們不是學美術出身的,但我們會在導覽時加入我們平時看父親作畫的情形。」

  他們對於導覽還不僅止於紀念館,他們會把場所往戶外拉,祖師廟是他們周未假日必去的地方。他們為來到三峽的遊客們解說著祖師廟的木雕、祖師廟的藻井、祖師廟前的石獅、袓師廟的石柱、袓師廟的一景一物,而跟在後面的旅客則是「哇!哇!哇!」的讚嘆著。如果沒有人講解,門外漢如筆者,只能感動於雕刻的精美,而這之間的動人典故將沈默於華美木雕石刻堙A不被瞭解。

  「廟就等於是一個美術館,有一些民間的藝師在那裡創作,是一個引導民間美術創作的教育場所,是一個薪傳的地方。三峽祖師廟不是只有觀賞而已,還可以有宗教性及觀光性,還有藝術的欣賞,最重要的是可以帶動校外教學。祖師廟中有很多故事都是盡忠盡孝、禮義廉恥的故事。」

 熱愛鄉土的李梅樹

  「人空空的來,也空空的回去,留在這世界是短暫的,要對社會、對國家有所貢獻。」 這是李梅樹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,也是這句話的力行實踐者。

  「每年過年吃完年夜飯,他馬上穿好衣服,叫計程車去祖師廟,一直要守到初六。」

  祖師廟,一個占用了李梅樹數十年光陰的美術殿堂,他的創建可說是一分一毫細細膩膩的建構起來。

  「他是藝術家,要求的是真善美的境界,作品一定要達到完美的境界才裝上去,不然只有重作一途了。」

  身分多重的李梅樹,晚年仍奔波於學校、祖師廟、畫室之間。他的奉獻精神、他的體力是令人折服的,這樣的他在畫壇、在祖師廟都留下了不少作品。

  「我是一個承傳者,父親把這些東西傳下來,而我將他推廣出去,我只是一個推動的力量。」

  因為這樣的承傳精神,李家幾乎是全家動員,他們為的是什麼呢?

  「這些畫在50年或100年以後可能就不屬於我們家族,但政治是短暫的,文化卻是永遠的。」

  文化推廣則是他們最終目的!

 嚴格的父親形象--「父親對家人從嚴,而對親朋好友則是很親切的」

  「父親的個性是很嚴謹的,做事一板一眼。他對家人從嚴,但對親朋好友則是很親切。」

  李梅樹的嚴謹個性可以從他對祖師廟作品的要求窺見一二,而對親朋的親切個性李景光則舉了一個例子:「我們幾個兄弟姊妹找工作都是自己去找的,可是只要親朋好友的兒子女兒畢業要找工作,來找父親幫忙,沒有第二句話,父親一定幫忙。」

  李梅樹是這樣的一個父親,讓自己的孩子獨立,自己去找工作不依附在父親的羽翼下,獨自去闖。這樣的父親看似狠心,但事實上,這才是一個父親對孩子未來該有的態度。反觀他對親朋的友好,則是他對鄉土的熱愛的表現,這個老人似乎覺得所有的事他都有責任!

 我們不瞭解的李梅樹--「看一個人不是看單面,要看立體。」

  李梅樹的身分多重,有評論認為這些畫家之外的身分會防礙了他美術的發展,但李景文對此舉了另一方的評論「因為參與那麼多的角度,所以畫出的圖畫感情就不一樣。因為有參與到祖師廟,跟師傅接觸,才可以瞭解師傳所學的,跟畫家所學的差距在那裡,而從這差距之中取得一個平衡點,這才會有祖師廟的產生。」

  祖師廟是李梅樹另一件作品,一件未完的作品哪!

  「就從政而言,因為從政才瞭解民間的甘苦,才知道如何去表現地方特色。這就會對地方有感情,有感情所畫出來的畫才更有情味。」

  李梅樹的畫風至今爭議仍很大,原因在於他的寫實,他畫得太真實了。在紀念館中最常聽到的話大概就是「哇!好像相片哪!」尤其是他的人像畫,忠實的反應出那個時代女性的樣貌。這樣的表現方式有著正反兩面非常兩極化的評檟,讚美他的人認為他真實的表現了台灣鄉土間女性的美感,讓人覺得親切有情味。批評他的人覺得他筆下的人物庸俗不合乎美感,「畫作就是要大家來品頭論足,要批評他,要貶他,那是因為個人的角度不一樣。我們看一個人不是看單面,要看立體的。所以我們做為家族的一員,對於別人的讚美跟批評我們都欣然接受,我們應該把各個角度的看法綜合起來,這個人才會有完整性。」

  沉溺作畫的李梅樹、投身教育的李梅樹、涉足政治的李梅樹、獻身祖師廟的李梅樹,還有多少個李梅樹是我們不瞭解的?

  

回前頁